[    【作者仙苑其灵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    既然说是在还债,李萧寒便当真没让林月芽出多大力气,这一次又一次的不











    “那是我诓他们的。”李萧寒说着,目光垂落在那只随着林月芽局促的呼吸,而不住颤动的金色凤蝶上,“不如公主亲自查验一下,看臣的身子究竟行不行?”



    “原来公主不喜欢啊?”李萧寒忍住笑意,故意眯起眼打量着她道,“那为何耳根会这样红?”

    李萧寒说着,直接转身跪坐在林月芽面前,用手轻轻抚着腰上的那只金色凤蝶。



    林月芽此刻早已神魂纷乱,从前哼咛的声音都足以让李萧寒无法自控,更何况现在她哑疾恢复,随意的一声,都能让李萧寒如同疯癫……



    当时何家姐妹送去的话本,还没有这样的东西,后来李萧寒成箱买回来的那些,里面讲什么的都有,当真是有几本看着让人脸红的话本。

    李萧寒便是这两年消瘦了些,身子依旧紧实, 林月芽用尽全力也未能将他推动, 反而又被他将另一只手也紧紧按住, “不让臣伺候妥帖了,那这债何时能还清?”

    李萧寒没有给她继续分心的机会,很快便带着她共同沉沦,林月芽原来她在欢愉时的声音可以这般动人,那每一声的颤抖都能让李萧寒失了心魄,便是到最后她声音疲惫至沙哑,他也依旧没将那声音听够,且还不断使出浑身解数,想要让她更加欢愉。

    林月芽想了片刻,终于想到一个词来形容今晚的李萧寒,道:“淫言媟语!”

    林月芽脸颊更加滚烫,她不可思议地望着李萧寒道:“你怎么说起话来,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林月芽不假思索道:“我热的。”





    “你想我怎么还债?”李萧寒问道。



    这个词一出来,李萧寒先是一怔,随后便没忍住笑了一声,“还不都怨你。”



    然而时至今日,李萧寒却忽然明白过来,有些事原本就不该斯文。

    林月芽顿时羞得撇过脸去,不敢在看李萧寒,口齿也变得结巴起来,“你、你、你休要乱说,我只是闲来打趣随意看看的,但凡有那种污秽的东西,我都会让春萝收起来,根、根本没细看过!”





    李萧寒的举动,着实让林月芽心中一惊,她吃惊的不是这个行为,毕竟《龙凤册》里的那幅图她也看过,只是她曾一直以为,李萧寒这样的人是永远也不会做这种事的,却没料到今时今日,他能够毫不犹豫的去做这些事。



    她挪动的时候,那薄薄的被子不经意间滑落,肤如凝脂的腰身再度出现在李萧寒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李萧寒便跟随着这道细长的金线,一点一点品味着糖浆的甜腻……

    林月芽也不知自己今夜到底怎么了,竟鬼使神差地道了一句,“宫人说,这颜料是拿糖浆熬制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就好像含着些许颗粒,就在人心头上反复摩挲, 而气息又让林月芽的整个耳廓都在不住发痒,她连忙拿另一只手去推他, 想要和他拉开距离, “你、你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确是疯了,疯子才会做如此行径。

    林月芽的这句话说出来后,便后悔了。

    李萧寒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还不是你的那些话本,当初你走了之后,我将他们全部看了一遍,才知道原来我的月芽喜欢这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头一次听说,李萧寒眉梢微挑,将指尖上的那抹金色放入唇中,入口的确是清甜的果香,且还带着一股熟悉的清香,这清香许久都未曾问过。



    他气息落在林月芽细长的白颈上,她一面缩着脖子,一面向床里侧挪去,“你不是身子不适么,不如下去好好休息,可别耽误了明日赶路!”

    “的确,你看这里,不都热出汗了么?”李萧寒的手又不知何时摸了进去,在碰到那处湿润时,林月芽登时一惊,还未反应过来,便又听李萧寒声音沙哑着道:“臣来帮公主降温。”











    见她眼神微微涣散,脸颊也生出红晕, 李萧寒唇角微微扬起,凑近她耳畔哑声道:“那便不如罚臣今夜伺候公主, 如何?”









    李萧寒从不喜甜的人,竟将这糖浆一滴都未曾放过。这凤蝶的最下侧有一道细长的尾巴,从腰间向下指引。



    李萧寒大掌一翻, 反将林月芽的手按在掌下,他拇指在她掌心中轻柔地婆娑起来,他多年习武, 掌中有一层厚茧。



    林月芽一时回答不上来, 且还觉得反应都要比平日里慢了几拍, 她心中暗忖,兴许是许久未碰酒了,方才大殿上的那杯敬酒, 让她此刻生了几分醉意,而那掌心似有似无的阵阵酥麻,逐渐蔓延至心尖上。

    林月芽诧然,李萧寒竟连这个也要怪在她头上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看到《龙凤册》后面的这幅图时,李萧寒当时直接将书册合上,暗责这书里是一派胡言,那种肮脏的地方,怎么能以口行之?简直是有辱斯文!









    林月芽虽然早些年一直在做粗活,手中也有一层茧子, 然而这些年来,她很少做活,这双手便养得白净娇嫩。
哑后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