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作者知北you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老爸庖人冈带着几个人,一直把他送到城外,摇头叹息:“儿咂,本来我想让你继承我的庖人之职呢,没想到你这么有出息,很好!可惜就老爸本人而言,徒弟靠不住,儿咂也有点靠不住。”





    于是就说:“君上,臣下愿意到伊聚去当聚尹。”



    尼玛!这是个只有五六十户人家的小村子,就在伊水边上,地势低洼,农田也少,四周都是沼泽和密林,村里人主要靠渔猎和采集为生,农业很少,还过着半原始的生活,人民饥一顿、饱一顿,生活没有稳定性。



    也就年把的光景,伊村人都惊奇地发现,脏乱差破的村子变得整洁干净,房屋整齐、道路平整,最主要的是,自己开始不挨饿,能吃饱了。







    这时,二公子仲木出来行礼:“父亲,儿臣以为,挚立了大功,应该给他个封地。”

    从此,挚就有了一个特定的称号——伊尹,也称“小臣伊尹”,简称“小臣”。

    他毕竟聪明,耕种有所发明,农田开垦了很多,而且根据当年田祖(即田地之神)叔均留下来的方法,开沟挖渠,进行水利浇灌。

    有莘是个小国,国都称“邑”,下面辖制的只有乡和聚,大点的“乡”相当于镇子,小点的就是“聚”,就是村子,官职都是“尹”。

    注意哈,夏、商时代没有“大臣”,凡是王室诸侯手下的大臣,都称为“小臣”,也称为“尹”,到了周代的时候称为“大夫”。







    没办法,既然来了,日子总得过下去。



    伊尹把十朋贝都交给老爸鼎得冈,走的时候只带了一个陶鼎和一个俎,至少到那里可以自己做饭吃。





    伊尹知道自己被仲木那孙子给害了,可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代(夏商周)命官,皆止于九,故士有三等:下士一命,中士二命,上士三命。大夫三等:下大夫四命,中大夫五命,上大夫六命。卿已上亦三:少卿七命,大卿八命,公则九命。”





    不过在当时,“聚尹”是小臣中的最低档次,和在国君身边的那些小臣不能比。好处是身份不再是奴仆,也可以算是贵族之列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看看殷墟甲骨卜辞就会知道,直到殷商之时,他们的“小臣”还有一堆,官职也有高有低,甚至还有女性,说明“小臣”不是某个人的专称。

    伊尹成了有莘国的小臣,自以为很不错的,很痛快地去上任了,带的人有两个,算是仆从,就是自己的好朋友义伯和仲伯,这二位在都城也受够了鸟气,所以愿意跟着伊尹到外面混混。





    “啊,伊聚,倒是个不错的地方,就是……离都邑太远了。”莘伯尚迟疑着。











    “哦?封地?好好,很对。可是给哪里呢?”莘伯尚看看众臣。

    对于有莘来说,乡尹就是乡长,属于“封疆大吏”;聚尹也就是村长,属于据地小吏,但都属于重要官员,所以也是“小臣”。







    挚脑袋晕晕的,激动得浑身发软,心脏砰砰直跳——他真是没想到,自己竟然真的成了小臣,成了“大人”,灵乌雅儿的话竟然应验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小臣也分三六九等,《五行大义》里说:

    在内官系统的小臣(即朝廷里为官),分上、中、下三品,周代的大夫也是如此,所以有上大夫、中大夫、下大夫之分,夏商时期的小臣也是一样的;至于外官系统的小臣,也如此分品级。







    “儿臣知道,前不久,伊水边上伊聚的聚尹伯弶(jiàng)死了,他又没有继承人,那里没有聚尹,伊聚的人来求重新任命一个伊尹,父亲何不就把那里封给挚呢?”仲木建议说。

    转念又一想,离开都邑也不错啊,至少可以远离这帮欺负人的垃圾,少受点儿气,而且有个村聚当封地,那里自己说了算,多好。



    因为那时候的诸多小臣的名字都没流传下来,现在看到说夏商之交的书里凡是称“小臣”的,一律是指伊尹,也称“伊小臣”,成了他的一个专称。



    挚立刻知道仲木在使坏,他因为女鸠、女方的事儿怀恨在心,想把自己从都邑里赶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?哈,好,那么,”莘伯尚很高兴,就宣布:“本伯就任命庖人挚为伊尹,位列小臣,立刻去伊聚上任。”

    伊尹叹口气,当这样村子的聚尹,比当奴仆好不那里去,名义上是升了官,实际上是被流放了,还不如在都城里当庖人好呢,至少,能见到女鸠、女方,现在是不能想了。

    伊尹开始身体力行,带领村民们修整村容村貌,开荒种地,发展农业,自己也亲自参与耕种,所以《孟子·万章上》说“伊尹耕于有莘之野”,就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上古时期的人和近现代的人也没什么差别,衣食住

    伊尹背着鼎俎,带着两个仆从,翻越丘陵山岗,穿过沼泽密林,走了好几天,到了伊聚一看,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。



    村子里的“美女”们倒是不少,可和女鸠、女方没有可比性,都蓬头垢面、灰头土脸,脏兮兮的,没法看,影响食欲。
夏商之际革个命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