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作者有花在野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

    房盈的判断力很强,她知道不论发生什么,都应该给杀死谢家祖为第一优先目标,毕竟她已经锁死了谢家祖,再给她一秒的时间,她就能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她很在意那个洞,为什么要挑选她的办公室动手?

    她以前思考过,自己做的事儿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,后来想了想,觉得人类善恶观很复杂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知道后续打扫卫生很麻烦吗?



    只要当成工作就不复杂了。



    房盈亲自给祝宁办理的入职,祝宁在职期间,房盈提点过她很多次。





    房盈是个被设计了初始程序的机械人,她没法违背自己的底层逻辑,她天生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突然响起刺耳的机械声,血红色的警报光芒闪烁。



    他们带去的重型武器还是房盈办理的手续的,武器不少,优秀的异能者也不少,祝宁怎么逃脱出来的?





    房盈眯了眯眼,又有什么东西?





    祝宁。

    看不见的重复劳动,无人认可的工作,房盈时常在深夜中想要发疯。

    所以房盈还是微笑着,对祝宁说:“我跟你说过,你可以打开我的头看看哦。”



    房盈对清洁中心每个人都了如指掌,这时候皱了下眉,发现自己对祝宁有盲区。









    房盈看了一眼时间,凌晨两点半她还在加班。





    她发送了程莫非的定位后,继续自己手头上的工作,19楼天花板要报修了,89楼的第个灯坏了两天,有人投诉了宣情,有个员工牺牲,她没做完后续工作。







    控制的角度非常精准,擦着谢家祖的脑袋过去的,谢家祖的精心打理的头发被火燎了一角。





    祝宁站在阴影处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,她防护服上全都是破洞,身上血迹斑斑,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血。

    房盈是这么回答的:“我覆盖了仿真皮肤,你掀开我的头皮的话可以看到我的机械骨骼。”









    那是一句暗示,如果祝宁真的在当场打开房盈的头皮,可以看到头骨上的数字编号,还有房盈上级的工号。





    日复一日的无聊工作,无法逃离的上班日,程莫非是无数杂事中的一环。









    原来祝宁也是来给程莫非报仇的,房盈不理解,程莫非跟祝宁应该没什么关系才对。







    房盈警惕地看着前方,一手做出攻击姿势,对方不是随意动手的,而是静静等待最合适的时机,能做到这么精准的射击,不伤谢家祖只伤她,让她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职场前辈照顾下职场新人,当时一无所知的菜鸟如今长成了恶魔。

    好的助理不会回头看已经完成的事儿。



    【一级警报预警】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祝宁打断。

    徐萌临死之前把这件事托付给她了,手环里有联系方式,出卖程莫非行踪的就是房盈本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谢家祖用力肘击房盈的腹部,房盈锁住他的手臂暂停了下,但没有松开。



    房盈瞳孔一缩,紧接着身体扭转,根本顾不得谢家祖,抬手撑着地,快速闪避。

    祝宁的速度好快,房盈记得她这个时候应该刚出酒店,被猎魔人埋伏才对。

    房盈只是个打工的,准确来说,程莫非的上级不是她,是神国,他们总不能跟整个神国对抗。





    轰——!

    当时祝宁接受检查,房盈在门口等她,祝宁说看不出房盈是机械人。



    谢家祖顾不得那么多,这时候能信任的只有祝宁,他想在自己死之前传递消息出去,哑着声音喊:“房盈是程莫非的上级,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是在电脑上轻轻打字,写了一封邮件,并且遵循了严谨的格式,这么多年她写邮件从来没出错过。

    房盈很快就忘记了程莫非,在她看来,程莫非已经成为了一条已办事项。

    谢家祖听到祝宁,极力抬头看去,谢家祖颈骨大概裂了,他这个举动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房盈扭曲的手臂反向旋转恢复原样,“祝宁,你弄坏了我的地板。”



    为什么正义拯救世界才是大事儿,为什么那些人都不会想,自己口渴了水杯里刚好会有水?



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她的眼睛,并不是黑白分明,瞳孔和眼白的界限被模糊了,诡异的黑色粘液在眼睛里流动。

    祝宁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但已经没有一秒了。



    她的双眼被染黑了。



    谢家祖知道祝宁和徐萌一起出任务的,好像很照顾这位清理者新队员。





    房盈想到了程莫非发来消息那天,房盈转手就把程莫非的准确定位发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刚才的位置,被什么武器轰出一个大洞,直接轰塌了地板,可以看到楼下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房盈只是在上班。





    为什么地板永远干净?为什么客人永远被体贴招待?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